深圳市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深圳網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國深圳網> 財經> 產業經濟>正文內容
  • 收購一年的資產被賤賣 長園集團是否設局
  • 2019年09月23日來源:界面新聞

提要:收購電池包資產一年時間就經歷減值以及折價賣出,這讓長園集團當初的收購顯得撲朔迷離。長園集將于10月8日舉行2019年第八次臨時股東大會,屆時將對《關于子公司長園深瑞出售電池包的議案》進行討論。該標的資產系2018年全資子公司長園深瑞以9998萬略低于市場的價格從沃特瑪購買而來。截至2018年12月31日,長園深瑞上述電池包余額7649萬元,計提減值準備2584萬元。鑒于國內電池包更新迭代,同類電池包價格已明顯下降,而且電池包存放時間過長,養護維護成本較高,長園集團決定將該資產以1805萬元的價格出售給東莞市深莞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莞新能源”)。

收購電池包資產一年時間就經歷減值以及折價賣出,這讓長園集團當初的收購顯得撲朔迷離。

長園集將于10月8日舉行2019年第八次臨時股東大會,屆時將對《關于子公司長園深瑞出售電池包的議案》進行討論。該標的資產系2018年全資子公司長園深瑞以9998萬略低于市場的價格從沃特瑪購買而來。截至2018年12月31日,長園深瑞上述電池包余額7649萬元,計提減值準備2584萬元。鑒于國內電池包更新迭代,同類電池包價格已明顯下降,而且電池包存放時間過長,養護維護成本較高,長園集團決定將該資產以1805萬元的價格出售給東莞市深莞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莞新能源”)。

深莞新能源于2019年4月30日成立,注冊資本金800萬。一家注冊資本金才800萬的公司,要出相當于自身資本金2倍的對價,購買一批已經減值的電池。

一邊是賤賣,一邊是新公司接盤,投資者對該交易充滿疑問。

煞費苦心收購后的折價變賣

此次交易標的是長園深瑞2018年4月收購而來。當時基于儲能業務發展需要,長園深瑞與沃特瑪簽訂《銷售合同》,約定向沃特瑪購買A類電池PACK,產品單價略低于市場價。合同總價9998萬元。該筆款項由長園集團旗下另一家子公司中鋰新材代為支付。

據公告披露,長園集團另一家子公司中鋰新材亦從沃特瑪處購買了6163萬元的電池組,同樣略低于市場價格。經雙方協商,兩筆合同合計1.62億元,其中8999萬由中鋰新材開具由沃特瑪背書的商業票據支付,剩余的7169萬元將抵消沃特瑪原本應付給中鋰新材的應付款項。整個交易過程,長園深瑞除了獲得9998萬元電池組,并未支付任何現金。

而出售該批電池的沃特瑪,之所以同意低于市場價出售,一是此時的沃特瑪身處償債危機,中國進出口銀行2200萬的貸款無法償還,最終由其擔保方長園集團代為償付;二是,沃特瑪的董事魯爾賓亦是長園集團董事,二者實際上是關聯法人。

一番關系理下來,交易各方都是裙帶關系,當初這批電池的購買本身就會讓人浮想聯翩。

當初煞費苦心收購的資產,卻沒有得到善待。截至2018年12月31日,長園深瑞已計提減值準備2584萬元。截至2019年4月底,長園深瑞已簽約儲能項目共需使用電池包產品21.71MWh,洽談中儲能項目預計使用電池包22.80MWh,合計44.51MWh,占長園深瑞本次購買全部電池包55.12%。且此次出售的電池產權清晰,不存任何限制轉讓的情況。

數據來源:公司公告、界面新聞研究部

該批電池,最終以打包價1805萬元(含稅)出售給深莞新能源,雖然會給長園深瑞賬面上“其他業務收入”帶來1597萬元的增長,但亦需同時沖銷當初計提的減值,轉入成本,因此2019年預計影響長園深瑞損益金額約-2579萬元(未經審計)。

數據來源:公司公告、界面新聞研究部

一箭雙雕的交易?

這場交易背后,隱隱透露著長園集團的一箭雙雕。最終目的,則是為了甩掉中鋰新材這個“包袱”。

據公司半年報披露,2019上半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8.9億元,同比下降18.11%;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7703萬元,同比下降93.24%。業績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投資收益下降12.11億元。上年同期投資收益主要為出售長園電子(集團)75%股權相關收益及出售可供出售金融資產相關收益。

2019年對于長園集團而言是至關重要的一年。從2017年開始,這家公司的業績連續兩年凈利潤均為負。如果不想被披星戴帽,2019年業績必須得到提振。

事實上,2018年公司已開始通過處置股權投資(長期股權投資)、上市公司股票(可供出售金融資產)進行自救了。

而之所以說中鋰新材是包袱,與其業績有直接關系。中鋰新材是長園集團在2017年8月耗資19.2億,溢價367.51%收購而來,商譽13億元,是公司旗下電動汽車材料板塊的運營主體。2016年和2017年,在主要客戶沃特瑪的支持下,貢獻了1693萬、9339萬的凈利潤。

但此后整個新能源汽車行業受補貼政策和節奏調整的影響,普遍資金緊張,加上其主要客戶沃特瑪爆出債務危機,公司受影響較大。數據顯示,中鋰新材2019年上半年凈利潤僅為35.90萬元。據2018年上半年報告披露,中鋰新材在2018年上半年虧損就已經達3735萬元。

據2018年年報披露,考慮到中鋰新材預計未來能產生的現金流同時結合行業發展趨勢等因素,對中鋰新材進行了減值測試,并計提了4.82億元的商譽減值準備。截至2018年12年31日,無論是中鋰新材的業績數據還是長園集團傳遞出來的信息,中鋰新材的盈利能力已經被懷疑。

數據來源:公司公告、界面新聞研究部

回顧2018年的收購,中鋰新材與沃特瑪的沖銷應收沃特瑪款項的做法,不排除減少沃特瑪對中鋰新材業績影響的嫌疑。

同樣,中鋰新材去年收購電池組的資產,也一同進行了減值變賣。

2018年以對價6163萬元向沃特瑪購買一批電池組,截至2018年12月31日,余額為5267萬元。2019年初,中鋰新材對其計提3687萬元的減值準備,減值后凈額1580萬元。今年6月中鋰新材向深圳和暢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出售全部沃特瑪電池組,金額1535萬元。最終此次交易將影響中鋰新材2019年損益金額221萬元。

這樣看來,2018年中鋰新材和長園深瑞從共同購買電池資產到如今出售,可能是個“局”。這批電池的購買一開始就是為了挽救中鋰新材而采購,將沃特瑪對其影響降至最低。而最終的目的,就是賣出“好價格”。而長園深瑞,也許僅僅是這個交易的煙霧彈。

今年7月15日,中材科技出資9.97億元持有中鋰新材60%股權,而長園集團持有股份降至30%,至此中鋰新材正式“易主”。據天眼查顯示,中材科技與長園集團暫無關聯,其實際控制人薛忠民亦未擔任長園集團任何職務。長園集團亦宣布從今年8月31日后,中鋰新材不再納入長園集團的合并范圍。

此次長園集團出售電池資產的交易方系東莞市深莞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一家注冊資本金800萬,成立時間不足5個月的公司。這家公司真有實力支付相當于自身注冊資本2倍的對價?錢又從哪兒來?短短5個月僅靠電池研發、生產、銷售為自己置辦1000多萬的現金流?由于公司成立時間不到一年,無法提供財務數據,種種疑問,也無處可以考證。

數據來源:天眼查、界面新聞研究部

據天眼查顯示,深莞新能源與長園集團并無關聯關系,其實際控制人廖志濤亦未擔任長園集團任何職務。但其斥資購買一批已經減值、被市場迭代的電池組,這一怪異的采購難道只能歸因于深莞新能源較為“激進”的經營戰略?



責任編輯:嚴珣文
文章排行榜
海南七星彩规律图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