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深圳網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國深圳網> 財經> 產業經濟>正文內容
  • 瘋狂的抖商培訓包教不包會 學費最高可達16萬
  • 2019年10月31日來源:界面

提要:抖音正在成為淘寶店主、線下商家以及傳統微商眼里最重要的營銷工具之一。有答案茶和海底撈的案例在前,幾乎沒有哪個企業能抵擋這種一夜爆紅的誘惑。短視頻顯然已成了你不得不踩的風口。

兩個月前,淘寶店主阿強經人介紹認識了浙江著名網紅陳康,他本意是向后者討教一些做短視頻引流的經驗。

誰知,了解阿強的來意后,陳康直接告訴他,想學經驗可以,但要先交拜師費16萬。

無獨有偶,河南商丘的攝影師小忠不久前在研究抖音時也咨詢過一家非常有名的抖商培訓機構。但拿到該機構的課程介紹后,小忠懵了,“一個短短5天的線下培訓班,價格竟然要29800。”

“短視頻已成了你不得不踩的風口。”10月16日,在微商領域KOL方雨舉辦的“網紅直播帶貨峰會”上,抖音頭部賬號“野食小哥”背后的網紅推手王敏敏也出現了。

據一位參會人員介紹,當天的大會,王敏敏甚至一度超過了活動主辦人方雨,成為了臺下觀眾最想要獲得聯系方式的人。

抖音正在成為淘寶店主、線下商家以及傳統微商眼里最重要的營銷工具之一。有答案茶和海底撈的案例在前,幾乎沒有哪個企業能抵擋這種一夜爆紅的誘惑。

在和小忠溝通時,那家抖商培訓機構的客服就曾這樣問他,“你覺得29800很貴嗎?可一旦視頻上了熱門,帶給你的可能就是100萬的營銷額。現在你還覺得貴嗎?”

“貴那肯定是貴的。”小忠心里暗想,但讓他更糾結的是,掏了這份錢,就一定有用嗎?

見仁見智的總裁班

“水鏡先生”是抖商領域一個避不開的名字。

水鏡先生真名強小明,是抖商大學的創始人,有將近8年的電商經驗。今年3月,強小明在杭州主辦了“首屆世界抖商大會”。

大會吸引了超過4000人到場,恰逢抖音當時通過邀請制為多個百萬級抖音號開通了購物車功能,這就意味著抖音開始徹底擁抱電商,而抖商概念也通過這次會議一炮而紅。

這其實是一個和抖音官方毫無關聯的會議,但絕大多數人都被誤導了。

大會舉辦期間,抖音方面甚至發表聲明,稱抖音官方從未授權任何“抖商”相關活動,也從未與“抖商”相關活動有過合作。然而,這樣的爭議反而將會議的熱度推得更高。

抖音美食達人Sunny專門從南昌飛來杭州參加會議,然而會議的內容卻讓她無比失望。“都在講一些非常基礎的東西,主辦方吹噓自己的課,嘉賓則吹噓自己的貨,毫無意義。”

同樣到場的老米卻有不同的看法,“越大的會越難聽到干貨,參加這種會,最重要的還是感受氛圍,抖音已經進入爆發期,只在家里看新聞,你很難感受到那種共振。到現場就不一樣的,你會被激發的很有斗志。”

老米本人運營著一個淘客社群,在他看來,本次抖商大會的主辦經驗也很值得學習,“辦這么一場會議,成本不會超過50萬,一場會議下來,至少能有200萬的收益,當然這對主辦方來說,只是小錢,最重要的是會火了,名氣有了,后續你無論做培訓還是做社群都有背書,這些才是最賺錢的。”

老米的想法正中強小明的下懷。大會結束不久,強小明就上線了第一期3天2夜的抖商實戰班,售價9800元,100人很快報滿。而小忠之前提到的29800的線下培訓班,同樣是抖商大學的課程,只是比實戰班多了2個月的助教回訪。

“事實上我們辦這場會的目的就是宣傳抖商大學。”強小明說。而辦會之前,他也沒想到會來這么多人。據他回憶,當天他們團隊只安排了3000人的座位,后面卻來了4000人,“很多花錢買了票的人都只能站在外面或會場過道。”

后來,抖大課程上線,賣得同樣火爆。強小明統計了學員的背景和需求,發現這些人里有已經做了抖音的,也有沒做的;有單純想做達人的,也有賣貨的;有開線下店的,也有微商。人群的跨度遠超他的預期,想通過一套課程滿足所有人的需求幾乎不可能。

最后他還是決定從自己擅長的角度入手,專門針對中小企業B端用戶制定課程。“等于你想做好物視頻賺傭金或者想做微商拉人頭的話就不適合我們的課,我們就是教你怎么通過抖音賣貨。”

強小明給了記者一份近期開課的總裁班課程表,內容顯示,第一天的課程主要是觀念灌輸和市場分析;第二天的課程則主要講如何搭建團隊以及利用抖音變現的多種方法;第三天則是平臺規則解讀和爆款創作公式。

但這樣的課程真的有用嗎?一位曾經上過抖商大學課程的學員對記者表示:“收獲肯定是有一點,但也看你自己是什么水平,你要兩眼一抹黑的去聽肯定有收獲,但如果已經有一些了解了,就沒多大意思了。”

而報這種班的真正意義在他看來就是花錢買教訓,“能報這種班的人都不差錢,哪怕上這個課有一句話的啟發,讓你少走一個彎路,也值了。”報名前,他曾聽說第一期總裁班上有位美業微商大佬,聽完人物IP課回去做了個科普號,半年做到了400萬粉絲。

“所以值不值真的還是看自己。”

微商套路

從今年4月開始,強小明能明顯感覺到,市場上正在不斷出現競品。

但不是所有帶有“抖商培訓”字樣的機構都是在真心做培訓。

一家名叫全民抖商的機構在知乎、貼吧、微博等社交媒體都非常活躍。根據網上留下的信息,記者加上了全民抖商一位工作人員斌哥的微信。

“恭喜新會員入駐全民抖商開啟賺錢之旅!”

“0基礎抖音創業,不會拍視頻也能月入過萬,你還在等什么?”

“不會拍視頻?推廣會員加入平臺,每天都可拿高額推廣提成。”

打開斌哥的朋友圈,幾乎每一條都是類似這樣的雞血內容。從今年10月開始,他每天都會發至少10條類似的朋友圈。

在斌哥的描述里,全民抖商采取的是一種“比市面上所有抖商培訓機構都要高級的模式”,因為加入全民抖商后,學員每天都可以領取一個帶貨視頻,“你只要保存視頻點擊發布就行了,不怕學不會,帶貨非常輕松,學費只要698元。”

除此以外,他還著重介紹了成為全民抖商合伙人的好處。“現在只要交3980元就能成為合伙人,合伙人可拿到學員付費最高90%的獎勵。你只要動動手發個朋友圈,每拉來一個學生都能拿到分成。”

在斌哥的介紹里,成為合伙人幾乎穩賺不賠。

這種模式和傳統微商招代理沒有任何區別。他們號稱可以幫助合伙人組建自己的團隊,打造自己的商業帝國,然而這份商業的核心卻僅僅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抖音培訓社群+代拍視頻服務。甚至連代拍視頻本身來源也存疑。

李響是一位抖音專職拍客,不久前,他被人拉進了一個抖音互贊互粉群。群里,斌哥每天都會持之以恒的宣傳全民抖商。一開始,李響只把這當成是無聊的廣告,后來,他才意識到,如果這個機構真的以代拍視頻做為主要業務,那他們一定需要大量拍客。抱著這樣的想法,李響加上了斌哥。

斌哥告訴他 ,現在全民抖商剛剛啟動,的確需要大量拍客,拍客每拍一條視頻都可以拿到5塊錢。商家發來一個產品,拍客可以一次性為該產品拍100條好物視頻,只要每兩個視頻之間有微小的差別即可。

這份工作對李響來說簡直就像量身定做,于是,按照斌哥給的后臺地址,李響注冊了一個全民抖商的拍客賬號,但搶單前卻需要先繳納至少100塊的保證金,斌哥稱這是怕拍客收到產品不拍視頻。

李響覺得這一要求合理,于是老老實實繳納了保證金,但繳完100元搶單頁面依舊空空如也,斌哥解釋道,100元保證金至多只能接10單,但商家一般都會100單起設,所以李響還需再繳納900元的保證金。

這讓李響有些警覺,他在拍客圈子打聽了一下全民抖商,發現也有人像他一樣繳納了保證金,但即使繳夠了1000元也依然刷不到單,因為根本沒有商家在和全民抖商合作。

微信群里,斌哥還在宣傳全民抖商的學員剛剛突破3000,李響忍不住發了一句,“全民抖商就是個騙子公司。”

不多時,李響發現自己已被群主踢出群聊。

事實上,在抖商培訓這個混亂的江湖里,類似全民抖商這樣的拉人頭機構不在少數。

燃財經曾報道過一家名叫鴻鷹抖商教育的機構,進入社群需要繳納1999元,但只要拉一個人就能分到1699元,為了方便學員們多拉人付費,該機構甚至直接將拉人進群的話術列入教材,對各種問題都寫好了回復策略,聲稱“復制粘貼、一個禮拜就賺錢”。

而在抖商領域也頗有名氣的抖商公社,也同樣采取了分銷裂變的手法吸納會員。據記者了解,抖商公社的創始人正是曾著有《微商:運營策略、技巧、工具、思維與實戰》一書的微商領域KOL陳光鋒。

顯然,從微商到抖商,平臺雖然換了,但背后的人和套路卻沒有絲毫不同。

官方態度:正規軍正在入場

近幾個月以來,抖商培訓市場騙子叢生的現狀也已經得到抖音方面的重視。

7月19日,抖音在杭州互聯網法院起訴了各大“抖商大會”主辦方,包括杭州抖商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抖友文化創意有限公司、真之棒科技有限公司、楊戰爭等多家公司。抖音要求上述四家公司立刻停止商標侵權行為、賠禮道歉并賠償經濟損失300萬元。

據了解,這些公司在舉辦各式抖商聯盟大會時,都宣稱該活動有“抖音總部高管助陣”、“抖音總部大咖分享”,并展示“授權代理商”銘牌。抖音方面認為這些行為已構成商標侵權,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

另有接近抖音的人士告訴記者,抖音高調敲打各大抖商大會主辦方也是為了警示用戶,“現在市場上的抖商培訓,10個有8個都是騙人的,就是微商培訓換了一層皮又來抖音里圈錢,平臺對這些培訓也很煩惱,畢竟他們教的都是如何批量生產垃圾視頻,而這對整個內容生態也是有影響的。”

資深網紅推手嚴然也表示:現在,抖商這個詞在業內已經是個貶義詞,“很少有MCN會把培訓當成正經業務在做,一個是太難標準化,另一個抖音官方也不提倡這個。”

“現在市面上大多抖商培訓教的都是既過時又想當然的東西。”嚴然說,“很多講師自己甚至都沒有一個像樣的抖音賬號,就在那里教學員怎么養號怎么復制爆款,事實上抖音根本沒有養號這一說,這些概念都是微商自己創的。”

在她看來,其實初期做抖音的很多方法思路技巧,在網上都能輕松找到。“最核心的還是創意以及內容持續生產能力,而這些都是培訓所幫不了你的。”

至于像陳康這樣在抖音高價收徒的網紅,嚴然表示,這種收徒與其說是培訓不如說是利益交換。“過去是師傅收了錢捧徒弟,徒弟賺了錢再給師傅上貢,現在等于就是把后面上貢的錢直接變成培訓費,師傅風險更低了,大家變成了一錘子買賣。”

而這樣的發展趨勢也讓抖音培訓市場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變得嚴重,但抖音不可能把所有違規的第三方培訓機構都告上法庭。解決這個問題,最終還是需要官方對市場進行引導,這方面,淘寶的經驗或許值得借鑒。

早在2003年,淘寶就成立了淘寶大學,做為集團對外唯一的電子商務在線培訓平臺,淘寶大學所有對外輸出的培訓指導方針都會經過官方審閱,而這也讓民間培訓機構有了一個統一的課程內容標準。

據上述接近抖音人士介紹,最遲明年,抖音也會推出一個叫“抖拍檔”的服務商系統,包括代運營、營銷推廣、咨詢培訓等上下游產業的服務商都可以申請加入“抖拍檔”。到時,官方也會給出更詳細的服務商指標和內容培訓指導。

“相信有了官方認證的培訓機構出現,抖商現在的亂象也會有所緩解。”

(應采訪對象要求,陳康、李響為化名)



責任編輯:嚴珣文
文章排行榜
海南七星彩规律图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