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深圳網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國深圳網> 金融>正文內容
  • 萬億催收江湖 當催收成為一種商業模式
  • 2019年10月31日來源:中國深圳網

提要:51信用卡被查事件余波未盡,一家來自湖南的信貸催收公司匆匆在美國遞交了IPO招股書。9個城市34個運營中心,10915名催收員,446億應收款,35.3%以上的傭金率……這份招股書,形如驚鴻一瞥,令外界對神秘的催收江湖得以管窺。IPO的主角是號稱國內最大催收公司的湖南永雄。 當催收成為一種商業模式,我們該如何看懂一家催收公司?

51信用卡被查事件余波未盡,一家來自湖南的信貸催收公司匆匆在美國遞交了IPO招股書。

9個城市34個運營中心,10915名催收員,446億應收款,35.3%以上的傭金率……這份招股書,形如驚鴻一瞥,令外界對神秘的催收江湖得以管窺。

IPO的主角是號稱國內最大催收公司的湖南永雄。 當催收成為一種商業模式,我們該如何看懂一家催收公司?

創始人律師出身

招股書顯示,湖南永雄成立于2014年4月,總部位于湖南長沙,擁有約1.15萬名員工。 以應收賬款和2019上半年傭金總額算,公司是中國最大的信用卡應收款催收服務提供商。

湖南永雄股權極為集中,該公司創始人、董事長譚曼及其夫人周小芳分別持有97%和3%的股權。

公開資料顯示,譚曼系資深律師出身,于2006年1月創辦了湖南裕邦律師事務所(后改名為湖南永雄律師事務所),主營欠款催收法律服務。

2014年,譚曼注冊成立永雄集團后,將經營范圍延伸至催收業的全鏈條。

值得一提的是,當前湖南永雄高管中,有兩位金融界資深大佬——分別是擔任副董事長的張化橋和擔任董事的王開國。

其中,張化橋曾擔任過多年瑞銀中國區副總經理,目前是港股上市公司中國支付通的非執行董事兼董事會主席,同時還兼任包括復興國際、龍光地產在內的六家上市公司獨立董事。

王開國則是在海通證券任職24年,擔任過海通證券董事長。

據招股書披露,2018年10月, 湖南永雄相關方與張化橋簽訂了服務協議,湖南永雄IPO成功后將向張化橋授予股票,鎖定期2年。

五大客戶撐起8成收入

觀察公司收入構成可知,信用卡逾期款催收業務占湖南永雄總收入七成以上。 具體而言,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分別為占比總業務的96.6%、87.2%和72.3%。

永雄營收構成。

湖南永雄對上游大客戶高度依賴。 按每個時期產生的收入衡量,其前五名客戶合計分別占2017年,2018年和截至2019年上半年總收入的99.2%,90.2%和79.2%(注: 前五大客戶名稱招股書未披露)。

其在招股書中也坦誠,如果其與這些主要客戶中的任何一個的業務關系惡化或終止,或者其客戶由于法律、合規性或任何其他原因而停止運營,則都可能對其業務、財務狀況和經營業績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因為在客戶面前的話語權有限,導致傭金提成不穩定,甚至在下滑: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永雄的平均傭金率分別為44.3%、39.8%和35.3%。

欠錢的依然還是大爺

觀察催收模式的核心財務指標,原本通常看三點即可: 回款率、回款時長、成本。 但隨著行業逐漸整合,行業劣幣逐漸被清除,現在還要加上一個重中之重的合規風險。

故而行業長期慣用的催收方式——電催(包括智能催收)、法訴和仲裁,在實際操作過程里,都需要在以上四點中尋求平衡。

“欠錢的都是大爺”,即使法律法規健全,這樣的情況仍是行業潛規則。 一旦催收方式不當激化矛盾,不僅回款率下滑,一不小心還會觸犯合規的紅線,導致運營成本增加。

逾期款分為三種,按逾期時間來劃分,2017-2022E,一級(1-3個月)占比總逾期款5.6%,次級(銀行4-12個月; 其他互聯網金融機構4-6個月)占比18.6%,三級逾期(銀行: 12個月以上,其他互聯網金融機構: 6個月以上)占比41.3%。

湖南永雄主要做第三級逾期款催收: 2019年上半年,永雄成功收回的逾期款有15.56億元,其中三級逾期款占比高達85.67%,為13.33億元。

先從回收率(回收率是指一塊錢的逾期款能收回多少錢)上看,湖南永雄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三級逾期款的回收率分別為0.69%、0.58%和0.53%,呈逐年下滑之勢。

再看成本方面,2019年上半年,永雄的毛利率和凈利率下滑明顯,分別為25.9%和6.28%。 究其原因,在上半年,公司的收入成本和行政及管理費用占比均增加超過5個百分點。

資料來源: 永雄招股書

招股書解釋稱,這是由于二季度公司進行了一次全面合規評估,同時關閉了大約20個新開的地區辦公室,導致運營費用及解雇員工費用有所增加。

帶著鐐銬起舞

對于任何一家催收公司來說,合規隱患是商業模式的命門。

在一些消費投訴平臺上——比如聚投訴、黑貓投訴等,與永雄及其上游委托方相關的投訴信息有數十條,涉及違規收集個人信息及通訊錄、撥打單位及同事電話騷擾、侮辱、威脅等軟暴力催收行為。

三大門派同室操戈

對于催收公司來說,目前市面上的供應商有以下3類: 銀行信用卡系,消費金融系,以及現金貸系及714系高利貸(借款期限為7天或者是14天的貸款模式)。

消費金融系,一般是自己公司內催比較多。 現金貸及714系,是市場上最多的體系,監管風險更大。 那么,剩下的“正規軍”,只有銀行信用卡系,競爭最為激烈。

據艾瑞咨詢數據,全國共有3000多家催收公司,僅信用卡催收公司就有1000多家。

縱然湖南永雄以10915名催收員規模及信用卡應收逾期款額度位列第一位,其收入來源有分化趨勢,信用卡催收業務占比是在逐漸下降的。

由于國內催收市場極度分散,永雄拿到的應收逾期貸款市占率并沒有想象的高。

2013年-2017年,全國逾期消費貸款從4686億元增長至1.85億元,預計2018年和2019年分別增長至2.03萬億元和2.38萬億元。

永雄在2019年9月30日拿到的逾期貸款資產包總額為446億元,預估其全年逾期貸款總額為595億元的話,市占率只有2.5%。

服務可替代性高

根據招股書稱,湖南永雄的催收方式僅限于遠程(電話和短信等)催收。 自稱是依靠在內部控制及評估欠款人還款情況時,有對應的AI語音識別技術及大數據分析支持。

鑒于湖南永雄有超過八成(85.67%)的資產包來自最難回收的三級逾期款; 那么,在AI和大數據的支持,其三級逾期款業務的核心指標——傭金率又是如何呢?

資料來源: 永雄招股書

如上圖所示,三級逾期款,作為永雄的最大收入來源,傭金率近兩年一直在下降。 其招股書解釋,由于受欠款期限及回收難易度影響,傭金率在下降。

這個理由并不足以說服。 傭金率下降說明競爭激烈,其可替代性高。

遠程催收是永雄的一個賣點,其實分析催收的三種方式,遠程催收只不過是成本最低的一個。

其招股書還透露,公司的萬名催收員流動性非常大。 從第三方招聘渠道“boss直聘”上可以觀察到,永雄常年在大量招收資產催收員。

同時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各媒體宣稱的永雄資產催收員月工資近萬非常具有誤導性:

2017年、2018年和2019上半年,資產催收員月平均賺得傭金分別為8700元、9900元和9700元。 意思是每位催收員貢獻傭金,并不是催收員的最終工資收入。

招聘網站顯示其資產催收員底薪僅為2500元,提成另計,且電話催收產生的電話費用需員工自己承擔。 由此可見員工薪資待遇之低、流動性之大。

文|杜沖



責任編輯:嚴珣文
文章排行榜
海南七星彩规律图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