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深圳網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國深圳網> 教育> 教育資訊>正文內容
  • 韋博英語部分門店關閉 學員退費未果加盟商自稱躺槍
  • 2019年10月14日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提要:近日,有媒體報道稱韋博英語多店停業,陷入危機。10月10日下午,記者分赴杭州、廈門的韋博英語部分門店進行實地調查。然而,兩地門店給記者呈現了完全不同的景象。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韋博英語多店停業,陷入危機。10月10日下午,記者分赴杭州、廈門的韋博英語部分門店進行實地調查。然而,兩地門店給記者呈現了完全不同的景象。

杭州,下午1點左右,記者在韋博英語國大GDA中心內只看到兩名員工,學習中心的教室內空無一人。而在廈門,記者看到的卻是另外一番景象:廈門韋博英語并未出現停業、停課的情況。

韋博英語廈門中心市場總監李杰向記者表示:“這種負面消息對我們來講肯定是有影響的,畢竟我們是共用一個品牌。”多店停業

據《錢江晚報》報道,有韋博英語的學員反映,韋博在杭州的多個中心停課,韋博英語在蕭山的門店在今年7、8月就已經關門停業了,且相關負責人失聯。

韋博英語官網顯示,杭州市一共有3家韋博英語的學習中心,分別為杭州市蕭山區旺角城中心、杭州國大GDA中心、杭州城西中心。

10月10日下午,記者前往地處杭州市區的國大GDA中心,國大GDA中心位于國大城市廣場6樓。下午1點左右,記者在韋博英語國大GDA中心內只看到兩名員工,學習中心的教室內空無一人。該中心的員工告訴記者,現在外教課已經不上了,中教課還可以繼續上。當記者問及蕭山旺角城中心的學員,是否可以到該中心上課時,該工作人員表示仍然可以。

對于員工的薪酬情況,該員工表示,上個月公司只發放了一半的薪水,這個月還沒到薪水發放的日期,不知道是什么情況。據該中心另外一名員工透露,他們也看到媒體關于韋博英語多地停業、停課的報道,“心里肯定慌啊”,對于薪酬未足額發放的問題,員工已經開始走仲裁的流程。當記者問及國大GDA中心員工的薪水是由單個中心門店的財務單獨核算還是統一由總公司發放時,該員工表示,工資待遇是總部統一發放的。

10月10日傍晚,記者注意到,韋博天貓旗艦店產品已經全線下架,也沒有客服人員在線,記者查閱發現,在天貓上開設韋博旗艦店的經營主體為上海徐匯區韋博進修學校,其出具的工商資質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學校辦學許可證》,辦學內容顯示為中等及中等以下非學歷業余教育(外語類),該證書將于2020年9月13日到期。

而在10月7日,據《南方都市報》報道,此前聯系過韋博旗艦店的客服,針對北京門店被傳停業一事,客服當時回應稱,根據公司的發展規劃,北京以后做線上課程。

學員心慌

在韋博英語國大GDA中心門口,記者遇到了多名該中心的學員在申請退費,“我們也不知道現在應該怎么辦”。

學員王薇(化名)向記者出具的一份在2018年10月22日與韋博英語簽訂的《學生注冊登記表》顯示,她花費4.39萬元購買了韋博英語2年期的課程,課程還可以免費延期1年,也就是說,4.39萬元的課程在3年時間內都可以進行學習。

但是不到1年時間,王薇的課程只上了6%的進度,就傳來韋博英語全國多店停業的新聞,她立即趕到國大GDA中心希望申請退費,因為去年報名時,她是通過分期付款的方式支付的,如果韋博停業了,便意味著購買的課程不能上,還得每個月支付分期貸款。

“我現在再也不相信這種東西了,現在沒有CC(課程顧問)在,所以我們也沒辦法拿到退費申請單,而且如果要填退費單,還要把原合同交給他們。”王薇向記者表示。

另一位學員劉濤(化名)向記者回憶稱,國大GDA中心早在幾個月前,就出現資深外教頻繁離職的情況,新進來的外教教學質量不行,學員對外教的教學效果不太滿意。

學員們希望在國大GDA中心能等到相關負責人出現,或者找到課程顧問讓他們走退費的申請流程,但是等了很長時間,負責人遲遲未出現,中心也只有前臺和少數幾個工作人員在,而且還有工作人員不斷離開,有學員不確定能不能拿回退款,從中心拿走了一些教材打算彌補未來可能出現的“虧損”。

加盟躺槍

10月10日,記者還先后前往廈門的韋博英語(思明南路中心)和韋博英語(嘉禾中心)(以下統稱為廈門韋博英語)。不同于杭州,廈門韋博英語呈現出了另外一番景象,當記者抵達韋博英語(嘉禾中心)時,員工們正在準備萬圣節的活動。

廈門韋博英語的多位員工告訴記者,他們沒有遇到公司拖欠工資的問題,網上流傳的內容有失偏頗。

此后,記者聯系上了韋博英語廈門中心市場總監李杰和韋博英語廈門中心城市校長助理劉俊。針對是否有拖欠員工工資的問題,劉俊向記者表示:“我們每個月準時發放工資,一切是正常的,因為我們是獨立法人。我們交加盟費給韋博(總部),用他們的品牌,(但我們)管理和財務都是獨立的,所以不受影響,我們的工資是自己發的,跟他們(韋博總部)沒關系。”

啟信寶顯示,廈門韋博英語由兩家機構運營,分別是廈門市思明區韋博英語培訓中心和廈門市湖里區韋博英語培訓中心,組織類型皆為民辦非企業單位,主管單位分別是廈門市思明區教育局和廈門市湖里區教育局。

這也意味著,廈門的兩家英語培訓中心的確是獨立法人,作為加盟商的廈門韋博英語純屬“躺槍”。

李杰向記者表示:“這種負面消息對我們來講肯定是有影響的,畢竟我們是共用一個品牌。”

針對這種影響,廈門韋博英語也在積極應對。劉俊稱:“我們開了員工大會,員工有知情權。我們也向主管部門通報了運營情況,接受政府主管部門的督辦,(10月10日)上午我們就在湖里區教育局匯報這個事情,他們會派人過來督辦,一起來應對這件事。”

記者注意到,廈門韋博英語還有學員正在上課。在問及是否有學員要求退還學費時,劉俊表示:“廈門總共近千名學生,但沒有要求退學費的,我們也做了預案,準備了一筆資金,如果有學員提出來(退學費),我們也會積極處理。”

劉俊強調,廈門韋博英語的業務主要是商務英語口語,因此學員大部分是職場人士,“學生也都知道我們是加盟的”。

行業低迷

記者注意到,廈門韋博英語還有學員正在上課。在被問及是否有學員要求退還學費時,劉俊稱:“廈門總共近千名學生,但沒有要求退學費的,我們也做了預案,準備了一筆資金,如果有學員提出來(退學費),我們也會積極處理。”

劉俊進一步表示,“現在貿易業務難做,對我們的受眾有非常大的影響,(因為我們的受眾)賺不到錢,就不會想去投資學習。”

對于北京部分韋博英語關店的情況,劉俊認為,主要是北京有些門店開在了賣場里面,租了幾千平方米,一個月的房租高達五六十萬元。行業難做了,北京那邊可能想換便宜的場地,但是員工方面或許沒有安置好,導致了這件事被放大。

記者注意到,安信證券關于美聯英語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美聯英語線下及線上成人英語培訓的排名分別為第一和第二。2017年和2018年,公司凈利潤分別為0.4億元和0.53億元。但在2019年第一季度,美聯英語凈虧損0.42億元。

作為行業巨頭的美聯英語都出現了虧損,可想而知,成人英語培訓行業的發展有多難。而高成本的獲客,本就使得利潤率較低,再加上退費,或許這就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責任編輯:嚴珣文
相關新聞更多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文章排行榜
海南七星彩规律图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