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深圳網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國深圳網> 汽車> 車界動態>正文內容
  • 華泰汽車4大基地停產 大面積欠薪欠款且資金用處成謎
  • 2019年06月12日來源:第一財經

提要:據公開資料,華泰汽車在鄂爾多斯等地也采取了類似的方法,以項目獲取地方政府資源和融資幫扶,并將廠房土地、設備等資產再次抵押融資。據華泰汽車2018年上半年報,華泰汽車通過質押子公司股權、房產土地、設備等,獲得并已使用的銀行授信高達196.84億元。但這些資金用于何處卻是個謎。記者了解到,過去幾年華泰汽車并未投放大量新產品,其宣稱投資總額超過300億元的四大基地并未按照規劃建成相應產能規模,且四大基地均已全面停產,出現大面積員工欠薪、拖欠部分供應商和工程建設公司款項的情況。

華歐德變速器有限公司(下稱“華歐德”)位于江陰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下稱“江陰高開區”)宏通路地塊,廠區蕭條而寂靜。

今年4月和5月,記者兩次造訪華歐德,所見生產車間大門緊閉,沒有燈光,不見工人,也沒有一臺設備開動運轉,車間外圍的荒草已經半人高。

“經過我們現場調查,從2015年設備進場到現在,這個工廠從來沒有生產過。”5月中旬,江陰高開區管委會相關負責人表示。

但就是這家從未生產過的變速器公司,卻數次質押,為母公司華泰汽車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華泰汽車”)籌集到至少14.5億元資金。

據公開資料,華泰汽車在鄂爾多斯等地也采取了類似的方法,以項目獲取地方政府資源和融資幫扶,并將廠房土地、設備等資產再次抵押融資。據華泰汽車2018年上半年報,華泰汽車通過質押子公司股權、房產土地、設備等,獲得并已使用的銀行授信高達196.84億元。

但這些資金用于何處卻是個謎。記者了解到,過去幾年華泰汽車并未投放大量新產品,其宣稱投資總額超過300億元的四大基地并未按照規劃建成相應產能規模,且四大基地均已全面停產,出現大面積員工欠薪、拖欠部分供應商和工程建設公司款項的情況。

唯一稍露端倪的是在去年底的一起訴訟中,國開發展基金有限公司(下稱“國開基金”)稱華泰汽車存在“挪用資金、擅自對外大額借款”等違法投資合同約定的行為,要求提前贖回5億元專項資金。

生產基地停產

天津濱海新區海油大道南側,就是華泰汽車天津生產基地,由于生產資質位于山東榮成,該生產基地只能命名為“天津華泰汽車車身制造有限公司”(下稱“天津華泰”)。但實際上,該基地從事的仍是整車制造,華泰汽車旗下新能源車大部分都產自天津華泰。

天津華泰多名工人告訴記者,去年下半年至今工廠處于“半停產”狀態,每個月開工時間約為3~5天,日產量大約30輛,也有一些月份整月都不生產。

天津華泰質量部一位員工稱,去年9月起,天津華泰開始拖欠員工工資,許多員工撥打天津市政府便民熱線“12345”進行投訴,在今年2月春節前,拖欠的工資整體性發放。但是之后天津華泰再次出現拖欠工資的情況,至今已拖欠3個月。與此同時,天津華泰出現大面積的員工離職,2017年時生產工人有1000多名,現在只有200人左右。

另據媒體報道,華泰汽車鄂爾多斯和榮成的生產基地也全面停產,鄂爾多斯基地、北京華泰汽車總部也存在拖欠員工薪酬的情況。

除了拖欠員工工資,華泰汽車還存在多起拖欠供應商貨款、工程建設公司工程款項等事件。據中國裁判文書網信息,2013年至今,華泰汽車集團及旗下子公司涉及訴訟136起。其中勞動合同糾紛42起,主要為拖欠員工薪酬;拖欠供應商或工程建設公司款項12起,其中天津華泰拖欠中建三局集團有限公司工程款項340萬元左右,江陰華歐德江陰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工程款項3000萬元左右。其諸多訴訟中,還涉及鄂爾多斯與江陰市地方政府。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等信息,華泰汽車法定代表人苗小龍于今年1月18日被列入“限制消費人員”名單。

內部員工在分析華泰汽車欠薪原因時稱,“公司沒錢了,連集團(北京總部)都拖欠工資。”

根據華泰汽車2018年報,去年營業收入181.8億元,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6億元。經營活動和投資活動的現金流凈額為20.6億元和-5091萬元,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28.99億元。而截至2018年末,華泰汽車流動負債合計260.4億元,負債合計375.66億元。

在2018年上半年報中,華泰汽車有著這樣的描述:公司已發行債券目前存續64億,其中50億明年進入回售期、14億明年到期,下半年公司繼續尋求新的融資機會。

記者查詢獲悉,華泰汽車在2016年公開發行三期公司債,分別是“16華泰01”、“16華泰02”和“16華泰03”,金額分別為20億、10億和20億元。今年7月28日和10月26日,“16華泰02”和“16華泰03”將面臨回售。此外,華泰汽車2016年非公開發行的債券“16華汽02”(14億元)也將在今年的7月26日到期。

綜合華泰汽車銷量數據、基地停產、員工欠薪、供應商欠款、短期債務以及現金流凈額等信息,華泰汽車已經出現整體性的經營困境和體系性的資金危機。

“十個壇子九個蓋”

一家自主車企高管把華泰汽車和青年汽車的業務模式比喻為“十個壇子九個蓋”,即利用項目不斷籌措資金,周轉騰挪。

華泰汽車的第一個“壇子”是現代汽車圣達菲的生產權。以特拉卡和圣達菲在當地生產為敲門磚,華泰汽車以1萬元/畝的低價獲得了鄂爾多斯6000畝土地,10億元政府貸款,還有兩處煤礦。

彼時華泰汽車承諾2015年達到30萬輛整車生產產能、年產值600億元。但據鄂爾多斯市經信委披露的信息,2017年華泰汽車鄂爾多斯基地整車產量1.76萬輛,產值13.5億元,華泰汽車的承諾落空。

華泰汽車第二個“壇子”是華歐德。自動變速器技術是中國本土車企的短板,華泰汽車自稱從德國采埃孚手中收購了6速自動變速器的技術。不過從2014年建廠、2015年設備進入至今,華歐德并未真正投產過,但這并不妨礙華泰汽車以華歐德為由進行融資。

華泰汽車第三個“壇子”是天津新能源汽車生產基地,第四個則是遼寧曙光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曙光股份”)。2017年,華泰汽車發起對曙光股份的收購,控股比例為19.77%。記者獲悉,華泰汽車計劃將集團內優質資產注入曙光股份,通過上市公司獲得更多融資能力。

前述自主車企高管說,“十個壇子九個蓋”的風險在于,如果其中一個或者幾個項目出現問題,資金被套住無法再周轉,將面臨滿盤皆輸的局面。近兩年汽車市場與房地產市場景氣度雙雙下滑,華泰汽車自身燃油車與新能源車銷量低迷,從多個維度加大了其經營與資金壓力。

華泰汽車收購曙光股份中的諸多行為可以間接佐證。2017年7月,曙光集團向華泰汽車轉讓5.28%的第一筆股份完成過戶后,華泰汽車就將此5.28%的曙光股份股票分兩次質押用于融資周轉。而剩余股份過戶先后5次延期,本該在2017年內完成的收購,直到2018年9月27日才完成。而就在全部股份完成過戶后12天,曙光股份就發布了大股東華泰汽車股權質押的公告,股權質押比例達到持股數量的73%。

另據《華泰汽車集團有限公司公司債券年度報告(2018年)》披露的發行人子公司股權受限情況,華泰汽車所持有的天津華泰、鄂爾多斯華泰、內蒙古歐意德發動機公司、華泰汽車集團(天津)有限公司、華歐德、榮成華泰、天津恒通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曙光股份的所有股權,均已100%質押給銀行。

財務與銷量數據存疑

調查過程中,記者還發現華泰汽車的財務與銷量數據存在較多可疑之處。

華泰汽車2018債券年報披露其2018年營業總收入181.85億元。據乘聯會數據,華泰汽車當年銷售汽車12萬輛,粗略計算華泰汽車平均單車售價15.15萬元(房地產等其他業務營業收入影響僅為1%)。但當年華泰汽車銷量最大的車型,分別是售價6.98萬元~16.98萬元的新圣達菲,以及售價10.28萬元的EV160。

橫向比較,2018年吉利汽車總銷量150萬輛,營業收入1065.95億元,平均單車售價只有7.95萬元。

中審亞太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針對華泰汽車2018年財務報表的審計報告提出“保留意見”。原因是2018年華泰汽車對當年完成并購事項形成的商譽21.56億元,全額計提了減值準備,導致2018年合并利潤減少21.56億元,“我們無法確認該減值金額是否適當”。

與此同時,記者查詢交強險數據發現,2017、2018年華泰汽車國內上險數分別為16464輛和2876輛,與企業自主上報的批售數據(13萬輛和12萬輛)相去甚遠。國內媒體通過交強險和海關數據統計得出,包括出口在內,2017、2018年華泰汽車總銷量為4.39萬輛和2.13萬輛。

一家已經退網的華泰汽車經銷商投資人表示,2017年時該店一年的銷量“也就100多輛”。

談及華泰汽車的發展,上述經銷商投資人認為,華泰汽車是中國最早生產SUV的車企,初期更是借助現代汽車的特拉卡、圣達菲打開知名度,具備先發優勢。但華泰汽車并沒有聚焦主業,把資金用于研發,豐富產品線,導致其錯失中國車市高速增長的紅利。

汽車行業分析師鐘師此前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華泰汽車在乘用車領域的路越走越窄,基本已經喪失了進一步發展的能力。

華泰汽車計劃如何走出困境?華泰汽車募集到的資金,究竟用于何處?截至發稿時間,華泰汽車并沒有回復記者的采訪提問。



責任編輯:嚴珣文
文章排行榜
海南七星彩规律图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