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深圳網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國深圳網> 汽車> 車企品牌>正文內容
  • 賈躍亭交權 接棒者畢福康能否帶領FF實現重生
  • 2019年09月07日來源:中國深圳網

提要:賈躍亭卸任Faraday Future(下稱FF)CEO的消息,在汽車界又引發一陣喧囂。9月3日,FF正式發布公告,任命畢福康博士(Dr. Carsten Breitfeld)為全球CEO。同時,賈躍亭將辭去原CEO、董事長職位,出任CPUO (首席產品和用戶官Chief Product & User Officer),負責互聯網生態系統戰略的整體落實,領導人工智能、產品定義、用戶獲取、用戶體驗和用戶運營等相關工作。此外,FF還將公開招募全球董事長一職。

賈躍亭卸任Faraday Future(下稱FF)CEO的消息,在汽車界又引發一陣喧囂。

9月3日,FF正式發布公告,任命畢福康博士(Dr. Carsten Breitfeld)為全球CEO。同時,賈躍亭將辭去原CEO、董事長職位,出任CPUO (首席產品和用戶官Chief Product & User Officer),負責互聯網生態系統戰略的整體落實,領導人工智能、產品定義、用戶獲取、用戶體驗和用戶運營等相關工作。此外,FF還將公開招募全球董事長一職。

記者了解到,FF因資金緊張,導致FF 91量產上市進程遲遲無法推進。此次畢福康接任FF全球CEO,主要任務也是為了加速融資及FF 91的量產上市。

對于此次辭去公司CEO以及畢福康加盟FF并接任其CEO職位一事,賈躍亭表示:“我相信在畢福康博士出任CEO之后,我們與管理層團隊攜手定會讓我們的共享智能出行生態的最初愿景成功實現。”

那么,畢福康何以獲得賈躍亭信賴出任CEO,又能否帶領FF實現“重生”?

半年內兩度跳槽,畢福康能否力挽狂瀾?

公開資料顯示,畢福康在寶馬工作多年,擔任集團副總裁兼i8項目負責人,并一手打造了i8豪華插電式電動車型,被業界稱為“i8之父”。離開寶馬之后,畢福康與前寶馬高管戴雷聯合創辦創辦了拜騰汽車,擔任董事長一職,成功推出量產車型的原型車M-Byte。

據了解,拜騰汽車成立于2016年末,先后獲得來自騰訊、蘇寧、豐盛控股、一汽集團等多個資方的三輪投資,累計獲得融資不超過10億美元。畢福康曾對外表示,拜騰定位為全球化的高端品牌,將直接對標寶馬、奧迪、奔馳等德系豪華品牌。

2017年1月19日,拜騰宣布投資116.4億元在江蘇省南京地區建廠,新工廠分為兩期建設,第一期建設計劃于2019年完成,年產量將達15萬輛,二期建成后年產量為30萬輛。

2018年1月,拜騰首款車型BYTON M-Byte Concept在美國拉斯維加斯國際消費電子展CES上全球首秀。在拜騰的產品線規劃中,今年也將實現該款車型的高品質量產。

不過,畢福康似乎并未能把自己在產品方面的經驗成功地復制到這款車上。據了解,該款車型最激進的設計在于其內飾,從駕駛座一直延伸至副駕駛座的一塊長達1.25米的48英寸大屏備受矚目,在車輛發生碰撞時,屏幕會不會對車內人員造成二次傷害,方向盤上的屏幕會不會阻擋安全氣囊的彈出等,都成為投資者和消費者關心的話題。

隨著離量產越來越近,拜騰對于資金的渴求也越發強烈。去年年中,拜騰以1元的價格收購了一汽華利。根據當初的協議,拜騰需要承擔一汽華利約8.5億元的債務,方可獲得一汽華利的生產資質。截至發稿之時,拜騰仍有3.1億元款項逾期未支付,能否如期完成量產目標引發市場質疑。

事實上,早在去年10月底,畢福康就曾透露在IPO之前,拜騰將會在私有市場尋求新一輪融資,以便開始生產汽車。

不過,拜騰已踩在窗口期的末端,隨著新造車勢力融資通路受阻、政府補貼滑坡、自身造血能力又未形成,拜騰形勢嚴峻,或陷入資金緊缺的泥潭之中。此前路透報道稱,拜騰為了實現C輪融資,曾嘗試和海外投資機構以及國內政府基金接觸。當時“拜騰已經與花旗銀行接洽,溝通融資事宜,不過雙方在關注點上存在差異,進展似乎不太順利。”

而就在此時,拜騰又經歷一輪人事動蕩。2019年1月,拜騰汽車通過一份內部郵件宣布,原拜騰汽車CEO畢福康將擔任董事長,其CEO職位由原拜騰汽車總裁戴雷擔任。戴雷接替畢福康CEO職位,后者仍保留董事長職位。

此前德國雜志《經理人》報道稱,畢福康之所以離開拜騰,是因為該公司目前正面臨資金危機,難以支撐其在中國市場的擴張計劃等問題,這導致公司內部關系緊張。

在今年4月舉辦的上海車展上,畢福康出席了艾康尼克(ICONIQ)發布會,透露其已加盟艾康尼克,任公司首席執行官。

談及離職拜騰的原因,畢福康表示,當他遇到了艾康尼克總裁吳楠,聽到了他對于艾康尼克未來的規劃和愿景后,就決定要加入。“因為艾康尼克不僅僅是一家造車公司,它面向的是未來出行革命。

據了解,艾康尼克是一家總部設在天津的中國公司,與拜騰相似的是,這也是一家國際化團隊,艾康尼克聯合創始人和設計總監Ralph Debbas、CEO Bruno Lambert、高級技術總監Klaus Badenhausen等人均是外籍高管。

今年7月,艾康尼克以近8.7億元收購天汽美亞,成功獲得了國內的汽車生產資質,其新能源汽車項目也將落戶天津靜海。

不過,就在此關鍵節點,畢福康又找到FF這個新東家,宣布就職的口徑和當初跳槽到艾康尼克時如出一轍。半年之內,兩度跳槽,讓業界不禁懷疑其能力和動機,再聯想到當初其在拜騰之時,就因為融資問題離開一手創辦的公司,此次能否幫助FF順利獲得融資,怕是要打上很大的問號。

而退居“幕后”的賈躍亭,仍然是FF的靈魂人物,即便讓出CEO職位,他也將操縱著FF的整體發展方向,屆時畢福康恐怕將步FF高管后塵,成為FF治下的又一個“犧牲品”。

押注FF,賈躍亭能否還清債務?

賈躍亭辭任CEO此前也有征兆。

8月28日,據Pandaily報道,法拉第未來公司正著手采取一項重組計劃。重組后,現任爭議較大的首席執行官賈躍亭將辭職。

量產FF汽車,還清債務,成為賈躍亭選擇辭任CEO的的關鍵。

賈躍亭表示,正建立債務償還信托基金,以實現優先、盡快、徹底解決其個人余下的擔保債務問題。除了設立信托基金外,賈躍亭還將出售自己在FF的部分現有股份,不過數量未指明。

而在FF的最新聲明中透露,賈躍亭在過去兩年已經償還國內債務超過30億美元(約合200億元人民幣),不過這一數據無法得到實質性考證。

賈躍亭所說的還清債務,主要是樂視網的債務。

2017年,樂視體系資金鏈破裂陷入危機,雖然期間孫宏斌攜150億元入場救急,但沒有解決樂視網的問題。2017年7月賈躍亭去美國“造車”,并誓言將盡責到底。

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截至2019年6月30日,大股東(賈躍亭)及其實際控制企業對上市公司合并范圍的欠款余額約為19.85億元(由于樂融致新不再納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圍,大股東及其關聯方對樂融致新應付款項不再納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圍)。

對于賈躍亭來說,失去樂視網后,FF便成為了最后的砝碼,然而FF汽車的量產之路也不順利。

此前恒大入局給了賈躍亭和FF的希望,不過隨著雙方矛盾的升級,恒大和賈躍亭最終“分手”。而FF也隨即陷入困境中,據第一財經報道,截至去年,FF拖欠供應商有記錄的金額就達到了8000萬美元。FF被迫解雇了許多員工,并出售了洛杉磯總部。

在經歷了與恒大分手,今年3月FF引入九城新資金,重啟FF量產計劃。不過雙方合作進展緩慢,并沒有太多實質性的進展。

目前來看,FF汽車量產能否成功,成為賈躍亭還清債務的關鍵。不過,在資金短缺、管理層重組境況之下,FF未來情勢仍不明朗,賈躍亭還債之路注定不會太平坦。

文|鈦媒體



責任編輯:嚴珣文
文章排行榜
海南七星彩规律图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