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深圳網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國深圳網> 娛樂>正文內容
  • 虛擬偶像分羹千億級二次元市場 投資者加速布局
  • 2019年07月26日來源:中國經濟網

提要:2017年國內多家公司一口氣推出了十余位虛擬偶像,2018年,騰訊、網易、巨人等互聯網巨頭也紛紛入局虛擬偶像,B站不僅成為“洛天依”母公司控股股東,同時也在大力布局虛擬主播。在這塊夢幻的土地上,虛擬偶像正在分羹千億級二次元市場。

“大家喜歡我們的歌嗎?”

“喜歡!”臺下整齊劃一的歡呼聲響徹在無數揮舞著的熒光棒中。當初音未來和洛天依一同出場演唱時,現場氛圍和粉絲們的熱情被推到了最高點。

日前,B站2019年BML VR(BML全息演唱會)在上海梅賽德斯-奔馳文化中心如期舉行。在現場近萬粉絲的熱情期盼中,初音未來與洛天依首次同臺,Vsinger家族成員同臺表演,絆愛、白上吹雪等VTuber也輪番上臺,薩拉托加、戰斗吧歌姬!等虛擬形象一一現身。

dvosmf3iyna.jpg

10多年來,虛擬歌姬初音未來從“二次元”走向“三次元”,帶動了一個超過100億日元的消費市場。洛天依作為國內最早盈利的虛擬歌姬,不僅擁有超500萬粉絲,更是品牌代言不斷,演唱會票價高達480~1480元,即便周杰倫演唱會的門票也就在500~2000元間。

記者注意到,2017年國內多家公司一口氣推出了十余位虛擬偶像,2018年,騰訊、網易、巨人等互聯網巨頭也紛紛入局虛擬偶像,B站不僅成為“洛天依”母公司控股股東,同時也在大力布局虛擬主播。在這塊夢幻的土地上,虛擬偶像正在分羹千億級二次元市場。

粉絲觀看演唱會熱情高

虛擬偶像顧名思義,并非真人作為偶像,它可能是手繪的2D形象或者3D形象,甚至未必是人類形象。

“我們在B站會員購上買的票,我能說我是專門為了來看‘薩拉托加’(來自手游《碧藍航線》的虛擬偶像)的嗎?”現場,兩位花了980元專門來看演唱會的18歲男生激動地告訴記者。

記者觀察到,現場粉絲相對年輕化,年齡大概在20歲左右,其中,男粉絲相對較多。據QuestMobile估算,2018年Z世代因偶像推動的消費規模超過400億元,其中近一半為購買愛豆或偶像代言、推薦或同款產品。

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B站BML VR演唱會20分鐘內即售出約90%的門票,平臺標記想看人數4萬左右。到了今年,B站會員購購票渠道顯示,此次的演唱會票價共分為5個等級,最高級為S級1480元;最低級為D級480元。在B站會員購購票通道,想去觀看演唱會的人高達10萬。而演唱會當晚,BML VR直播在線觀看人數一度超過600萬。

2019年B站的這場BML VR,對于粉絲們來說最激動、最夢幻的時刻無疑是:初音未來與洛天依同臺演出。前者是世界上第一個使用全息投影技術舉辦演唱會的虛擬歌姬,而后者則是目前國內最受大眾追捧和關注的虛擬偶像。

作為全球知名歌姬,誕生于2007年的初音未來因為《甩蔥歌》等歌曲而走紅互聯網世界,來自全球的粉絲更是為其創作了成千上萬首歌。2017年底,“初音未來”在上海舉辦了第三次中國官方演唱會。

公開數據顯示,初音未來10年間從“二次元”走向“三次元”,帶動了一個超過100億日元的消費市場。在已公開的《初音ミクの年収》中有數據稱,初音未來一場Live的收入大概在300萬日元左右,折合人民幣約17.96萬元(2012年),根據vocaloid給出的Live列表,其中至少有30場初音Live,按2012年的數據來計算,2009至2017年的初音未來單Live 一項的收入大概在500萬元人民幣。

除了吸引日本本土的粉絲,初音未來還在巴黎唱過歌劇,在日本給MTV頒獎典禮當過嘉賓,在美國給Lady Gaga的演唱會當過嘉賓,這個只能存在于全息屏幕上的虛擬歌手,演唱會、代言、衍生品等商業價值絲毫不輸于不少真人偶像。

而在國內虛擬歐偶像領域,最為大眾熟知的則為“洛天依”。

作為上海禾念公司推出的中國第一款虛擬歌手,家族式的運營模式的組合中,除了洛天依,還有言和、樂正綾、樂正龍牙等5個虛擬偶像。

2017年,“出道”5年的洛天依在上海舉辦第一場線下演唱會,演唱會首批500張SVIP的內場票在3分鐘內售罄。截至目前,洛天依微博粉絲高達451萬,B站洛天依官方賬號粉絲超100萬,B站視頻最高播放量達超800萬。

與此同時,洛天依也漸漸跳出二次元圈層活躍在主流媒體上,開始向大眾輻射。

2016年洛天依出演湖南衛視小年夜,成為首位登上中國主流電視媒體的虛擬歌手。并且其還與郎朗、蕭敬騰等明星同臺表演。據不完全統計,“洛天依”代言的品牌包括百雀羚、肯德基等。而“初音未來”與紅米Note4、力士洗發水等也有合作。

紅杉等機構投資者入局

當肯德基、百雀羚與一位名為“洛天依”的虛擬歌手之間有了商業互動,甚至直接找到她代言后,資本也漸漸注意到虛擬偶像背后年輕群體的生意。

2017年,國內多家公司一口氣推出了十余位虛擬偶像,到了2018年,在虛擬偶像的投資方中,開始出現騰訊、奧飛娛樂、網易這些互聯網巨頭、上市公司的身影以及一些機構投資人,沸點資本、青雨資本、中信資本、以及紅杉資本等均有投資虛擬偶像。

此前,網易游戲宣布推出《陰陽師》“平安京偶像計劃”,隨后,大天狗降臨“BML-VR演唱會”舞臺;巨人網絡曾宣布正式進軍虛擬偶像市場,并預計每年為該項目投入上億資金。游戲公司樂元素也于2016年推出了號稱中國版的LoveLive!

有媒體報道稱,根據日本公信榜Oricon不完全統計,2015年LoveLive!相關的音樂、書籍、動畫等合計收入為68億日元,2016年合計超過80億日元。

除了互聯網巨頭和游戲公司,動畫公司也開始入局虛擬偶像。凱撒文化和騰訊動漫推出《狐妖小紅娘》涂山蘇蘇;玄機科技也將《秦時明月》里的高月公主,以全息虛擬偶像的形式,在中國國際動漫節上推出。

作為二次元文化聚集地的代表,去年3月赴美上市的B站,始終強調在Z世代圈層的影響力。對于粉絲們來說,B站為他們提供了造夢場所,其獨特的社區文化,一定程度上促進了粉絲和虛擬偶像更好互動。

早在2016年,B站就開始了布局虛擬偶像的動作,入股洛天依所屬的上海禾念文化。去年9月,B站宣布增持虛擬偶像“洛天依”所屬母公司香港澤立仕(Zenith)控股有限公司的部分股份,成為控股股東。這意味著B站正式將洛天依收入了自己的二次元矩陣。隨后,B站宣布與日本知名社交手游公司GREE合作,共同開設合資子公司bG games,在IP游戲與虛擬偶像業務上尋求突破。

B站董事長兼CEO陳睿對虛擬偶像也抱有極高的期待,他認為虛擬偶像文化將迎來爆發期,他曾表示:“期待此次運作能推動虛擬偶像文化與B站社區內容生態共同繁榮。”據了解,有數萬B站UP主圍繞虛擬歌姬進行創作和傳播。以洛天依為例,在B站就擁有1萬首以上的原創音樂作品。

除了洛天依,B站旗下還有站娘2233這樣自家孵化的“藝人”。與此同時,B站、虎牙等在直播業務方面也推出虛擬主播功能,不斷有虛擬主播團隊入駐B站。

B站2019年一季度財報顯示,其直播及增值服務業收入達到2.9億元,同比增長了205%。“虛擬主播已產生不錯反響,用戶的參與度、互動數和付費率都很高。”陳睿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有超過6000名虛擬主播在B站開播,觀看人數近600萬。

不過,虛擬偶像雖然可以串聯起動漫、3D、游戲、周邊以及全息演唱會等產業,但目前除了洛天依,大部分虛擬偶像的運營都還沒有進入盈利期,即使模式和變現是現成的,但成本也是擺在那兒的,粉絲的積累更非一蹴而就。

去年Vsinger經紀團隊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談到,商業運作主要集中在廣告代言、游戲聯動、演出合作領域。“Vsinger的盈利目前主要來自于品牌代言、授權等,集中在B端。”



責任編輯:嚴珣文
文章排行榜
海南七星彩规律图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