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深圳網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國深圳網> 娛樂>正文內容
  • 2019年Q3影視公司業績報告多家公司過半都在盈利 影視寒冬或成過去
  • 2019年11月06日來源:中國深圳網

提要:2019年10月底,各大上市影視公司紛紛亮出了第三季度的業績報告。在已發布的2019年Q3業績報告的17家影視公司中,有11家都在盈利。其中光線傳媒以10億歸屬母公司凈利潤領跑行業,中國電影、北京文化、上海電影則以過億的凈利潤保持微弱優勢,而歡瑞世紀、華誼兄弟等影視公司依然深陷泥潭。總體來看,2019年Q3影視公司呈現三個特點:虧損、調整、拐點。

2019年10月底,各大上市影視公司紛紛亮出了第三季度的業績報告。

在已發布的2019年Q3業績報告的17家影視公司中,有11家都在盈利。其中光線傳媒以10億歸屬母公司凈利潤領跑行業,中國電影、北京文化、上海電影則以過億的凈利潤保持微弱優勢,而歡瑞世紀、華誼兄弟等影視公司依然深陷泥潭。總體來看,2019年Q3影視公司呈現三個特點:虧損、調整、拐點。

近年來,影視行業一直被陰霾所籠罩,面對限薪令、限古令以及各種內容題材方面的嚴格控制,多家影視公司精心籌備的內容都受到審核、排播、政策方面的限制,或撤檔、或延播,投資的賬款并未能及時收回;但也有影視公司調整了自身的戰略布局,在資本熱潮退去的寒冬里“負重前行”,在多部爆款的拯救下,提前迎來了新拐點。

影視寒冬論下,印紀傳媒于10月11日因連續二十個交易日的收盤均價低于股票面值而退市,中南文化的“ST”也從未摘下,相比較二者,仍有六成的影視公司實現盈利。或許我們應該換一種思路來看待“影視寒冬論”,那就是影視寒冬淘汰掉的是劣質的內容,而精品的內容永遠能夠經受得住大浪淘沙。

虧損:鼎龍文化前三季度虧損4.66億

華誼虧損6.52億

三季報顯示,以影視劇制作與游戲研發和運營為主的鼎龍文化,在第三季度營業收入3.18億,同比增長485.19%,盡管收入有所增多,但仍抵不住虧損的速度。僅第三季度,鼎龍文化便虧損4.64億,同比下降104532.9%,從年初至報告期末,其虧損為4.64億元,可以看出,鼎龍文化在第三季度并不好過。

一方面是因為影視業務以及游戲經營情況不及預期而發生的虧損,另一方面,鼎龍文化因收購浙江夢幻星生園影視文化有限公司以及深圳第一波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造成商譽減值,合計4.3億元。所收購的夢幻星生園運營情況也并不樂觀,除了核心成員流失外,部分影視劇被重新議價,經評估,公司已經取消了夢幻星生園在2019年電視劇生產與制作計劃。

鼎龍文化的由盈轉虧,一定程度說明了無論是影視行業還是游戲行業,都處于不景氣的狀態。但鼎龍文化的危機在于,手中影視劇售賣存在被重新議價的風險,與此同時又暫停了新的影視規劃,沒有精品內容的籌備。

持續虧損最明顯的,是華誼。

華誼第三季度虧損2.72億元,凈利潤同比下降634.11%;年初至報告期末,虧損6.52億元,凈利潤同比下降298.56%,對于華誼而言,第三季度依然不如意。

從營業收入來看,報告期內,華誼實現收入16.11億,其中影視娛樂營收15.52億,占比96%,同比下降48.17%。自稅務地震后,華誼一直在進行戰略調整,三季報顯示,華誼整合優化現有資源配置與資產結構,聚焦“電影+實景”以提高公司的核心競爭力,但也因業務的調整以及影視票房不佳,使得收入減少。

與2018年相比,華誼在今年上映的影片《把哥哥退貨可以嗎?》、《灰猴》票房不及預期,分別為175.2萬、377.5萬,票房最高的是《小小的愿望》2.66億,但也經歷了撤檔又上檔的不幸遭遇,與原版相比,內容上打打折扣。唯一欣喜的是,聯合出品的《我和我的祖國》以及《攀登者》在國慶檔均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經過戰略調整與布局,2019年第四季度,華誼會把重心放在精品內容的打造,并致力于完善及打通IP上下游全產業鏈。在第四季度,《八佰》撤檔多時,距離上映仍遙遙無期;待孵化的電影項目,如馮小剛導演的《只有蕓知道》將于12月20日上映,而《749局》、《陰陽師》、《美人魚2》等多部大制作影片已經進入到殺青階段。

在電視劇方面,華誼參與投資的《光榮時代》、《宣判》進入百部重點電視劇選題片單,據云合數據,《光榮時代》在播出的21天中,排名第八,穩中求進。2019年第四季度,華誼至少有8部待播劇,至于具體的播放時間仍然未知。

第三季度的華誼在票房和電視劇收視上狀況雖不及預期,但出現了喘息的機會,并且華誼儲備了多部精品內容,以對賭第四季度。華誼是否能在2020年前贏得翻身仗,主要看管虎導演的《八佰》以及馮小剛導演于2019年的首部作品《只有蕓知道》是否能如期上映。

調整:長城影視與新文化謀求合作

降低影視風險

據相關媒體統計,2018年的暑期檔,有播放量破百億的《延禧攻略》和《如懿傳》,2019年的暑期檔最火熱的《陳情令》,播放量不過60億。

在劇集方面,古裝劇減產,古裝宮斗劇絕產,《宸汐緣》、《九州縹緲錄》收視折戟;各大網絡平臺試圖用獻禮劇擴大自身版圖,因此在Q3劇集表現方面,數量最多、類型最多的是獻禮片,其中《陸戰之王》播放量21.8億,《在遠方》12.6億,《激蕩》播放量4.7億,均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一部好質量的劇集制作,足以幫助一個影視公司克服難關,上海新文化傳媒就是典型的例子。歸母公司凈利潤0.32億,其中主要貢獻來自于《激蕩》與《追龍2》。

但上海新文化第三季度最大的變化在于股權的優化與發展戰略的調整。8月份新文化控股股東上海渠豐國際貿易有限公司轉讓公司總股份的6.89%于拾分自然有限公司,調整過后,上海渠豐仍為公司第一大股東,拾分自然為第二大股東;與此同時,新文化已構建一套“內容宣發生態”推廣與宣傳發行模式,改變原有的影視投資模式,減少單一影視劇投資的風險敞口。

盡管影視行業盡顯疲軟之態,但市場競爭依然激烈。影視公司如果陷入到到期債務未清還或者多起訴訟事項,對本期和期后的利潤都將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因此部分公司如長城影視,均進行了戰略布局方面的調整。對于非龍頭影視公司來說,加快回收應收賬款,降低資金消耗來彌補債務,進行影視主業的戰略合作,減少風險,減少影視數目,提高影視質量,或許是度過寒冬的最好方法。

拐點:光線傳媒10億凈利潤領跑影視行業

為我們帶來什么新啟發?

從已出爐的Q3業績報告中,不難發現,光線傳媒10.04億的歸母凈利潤與其他影視公司形成斷層,同比增長463.33%。第三季度,光線傳媒參與出品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我和我的祖國》等爆款作品,成為其收入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此外,光線傳媒至少有30個電影項目在策劃與制作中,26部劇集在籌備,在影視上全面發力。

成績亮眼的,還有北京文化。歸母公司凈利潤1.72億,同比增長8425.38%,年初至報告期末,歸母凈利潤1.17億,同比增長152.76%,由此可見,第三季度的凈利潤對前三季度作出了重要貢獻,營收主要來源為電影項目。

近年來,北京文化對于電影項目的投資與出品應該較有心得,2017年14.2億票房的《芳華》、2018年31億票房的《我不是藥神》和7.94億票房的《無名之輩》、2019年46.54億票房的《流浪地球》以及目前已經進行點映的《受益人》,聲量比較大的影片中,均有北京文化參投或出品的身影。和光線傳媒一樣,在未來,北京文化在影視方面,進行了多部優質內容的儲備,涵蓋現實主義、喜劇、青春愛情等題材。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文化于10月15日完成了對東方山水度假村的收購,這次收購是為了滿足公司業務經營以及全產業鏈戰略發展的需要。

光線與北京文化在業績上的突出,是因為擁有爆款之作。盡管影視行業不景氣,但光線與北京文化卻有逆風之勢,并且篤定對好內容的投資與制作,在“寒冬”中率先突圍。

文|首席娛樂官 一枝春?



責任編輯:嚴珣文
文章排行榜
海南七星彩规律图准确